相关文章

滴滴未在佛山“拿证”,对公司机和私人加盟两种模式并存

自5月12日起,打开滴滴出行顺风车平台,会跳出两排橙色文字,“5月12日零点起顺风车业务停业整改一周”。

昨日中午,南都记者在佛山火车站附近通过滴滴平台打到吴师傅的车。“这周顺风平台打不开了?”他问。整改对开了将近一年网约车的吴师傅,影响似乎并不大。

两种模式:对公司机和私人加盟

一直游走在法律边缘的网约车,近来逐步在部分城市获得政府授牌,拥有合法身份。在广东,滴滴在深圳、广州和东莞已获得政府颁发的许可证。佛山去年6月起开始实施网约车新政,但滴滴并未拿到这里的政府网约车牌照。

记者了解发现,在佛山,滴滴出行有合作公司网约车运营和私人加盟两种模式。5月14日,记者来到南海桂城文华北路某滴滴合作公司,“没车也能跑滴滴?认准网约车之家”的大幅广告牌悬挂在敞阔的门店外,门口摆着招募滴滴司机的红色广告牌。这是佛山十几家滴滴合作公司之一,其运营模式是由滴滴公司提供车辆,该公司招募司机出租车辆,并对司机统一进行管理。

在该公司经理黄先生眼中,只有这种对公司机,即合作公司管理的司机,才算“合法”。“我们这边的司机出行都是统一着白衬衫、黄领带,而且有着比滴滴平台只是通过三证验真、犯罪背景筛查、人脸识别等,更为严格的审核。”

他告诉记者,其公司在招募滴滴司机时,不仅需要司机亲自到场,审核司机的身份证、驾驶证和车辆行驶证信息三证等,还要对司机信用状况审核,比如信用卡逾期都无法成为其公司司机。

相比网约车租赁服务模式而言,滴滴能在短短几年内迅速圈起庞大用户的原因是,私家车主只需在手机上申请,经过短则几小时,多则数天的审核,就能够成为网约车司机。据此前相关数据统计,佛山滴滴司机有近30万。

黄经理笑言,“以前只要有一个人、一部车、四个轮子,几乎就可以申请成为网约车司机。”而他估计,目前对公司机在佛山网约车司机中的占比,不足1%。

佛山司机申请网约车一路绿灯的情况,去年因佛山网约车新政的出台,有了较大变化。2017年6月1日起,《佛山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》实施,除要求司机具有本市户籍或本市居住证,对车辆规格有所约束等,一个最大变化是,成为网约车司机必须申领《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》。

吴师傅是外省人,来广东十多年,此前开货车,去年想转开网约车,一问才知道要考试。不知道“怎么办”的他,找到南海一家滴滴合作服务公司,考试交了600元钱,“像驾考笔试一样”,拿到佛山的网约车驾驶员证。不过后来滴滴平台返还了600元给他,“只要一个礼拜接80单,就返还这个钱,相当于考试费免了。”

据悉,在滴滴司机平台,目前对司机的服务时长有所限制,一天计时满8小时会提示疲劳驾驶,满10小时停止播单6小时,“预防司机疲劳驾驶”。

在乘客人身安全方面,黄经理认为,网约车行业涉及晚上出行和单身女性坐车,如果司机情况鱼龙混杂,可能存在一定风险性。而私家车主通过审核门槛后,平台后续较难对司机进行跟踪审核。“乘客自身应该有一定的安全防范意识,发现车牌号不一致或者异常情况时,及时投诉,平台会自动触发,及时封号。”

不过在记者采访到的一位乘客王成(化名)看来,既然乘客乘坐滴滴,平台就应该有保障乘客安全的责任。“可能我们多数乘客上车时,都不会注意司机长什么样,本人是否与照片一致,只要将我安全送到目的地就好。”

记者致电滴滴佛山相关负责人,询问本周滴滴顺风相关整改举措,如何加强乘客安全保护时,其一再表示无法告知,整改结束后,会统一对外公布。

事实上,目前热门的区块链,能否成为保障乘客安全的一把保护伞?区块链能重塑社会信任体系,对个人身份有效识别。今年初,禅城与广东万城万充公司达成合作,后者是一家电动汽车投资运营和充电网络建设运营公司。签署合协议时,该公司负责人表示较看好禅城区块链技术,而禅城区相关负责人也表示,网约车出现给使用者带来便利时,也引起对司机是否安全可靠的担忧。而区块链技术正好可以解决人员认证、把关问题,完善网约车司机管理,让使用者更安全放心。

记者梳理发现,滴滴出行目前正进军区块链,开出高薪招聘有经验的区块链研发工程师。有分析者提出,如果利用区块链,能否在乘客手机上安装一个分析软件,只需提前先扫二维码,就能马上获得对这台网约车及其司机的违法可能性分析结论?

影响

顺风车停业快车流水线增加20%

吴师傅的订单流水线这周并未受到明显影响。快车和顺风车同属于滴滴旗下,顺风车停业一周,滴滴快车业务有所增长,属于一个盘子里的蛋糕。在上述滴滴合作企业,司机只跑滴滴快车业务,他们每天的业务量会在公司内部排行榜上显示,黄经理表示,“这几天司机流水线普遍增加了20%。”

但顺风停业这周,对一些长距离乘车的乘客或许有些许影响。“顺风可以拼车,价格比的士和快车都便宜。”而对于利用早晚上班时间顺路载客的私家车司机,他们属于兼职,影响并不太大。而主要跑顺风车的车主影响可能会有一些。不过记者采访到的乘客都表示滴滴需要进行相应整改,更好地保障乘客安全。

在黄经理看来,顺风停业滴滴整改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“行业越来越规范,对于这个行业的参与者而言,就越来越好做。”他认为网约车行业发展正在从量的扩张到质的转变,佛山新政出台,对一批不合规的车辆进行淘汰。而在接下来的整改之下,一些不规范的私家车主可能被逐步淘汰。

王成认为,如果是行业淘汰率太高,可能会对乘客乘车需求造成一定影响。如在佛山,在地铁还未建起来,公交车出行相对比较慢的情况下,网约车出行也是一种选择,主要是如何规范。

声音

司机的困惑:安全如何保障?

虽然这一次滴滴司机在某种程度上也被推上风口,但在吴师傅看来,相较于滴滴巨大的网络平台,司机本人的权益和安全,其实也缺乏相应保障。

“滴滴平台,就是手机里的一个网上平台,不像一家门店有个具体位置,你可以找到它。如果说司机需要咨询什么,或者说万一出了什么事,我们也不知道到哪里去找人,去找谁。”吴师傅谈道。

记者到桂城文华北路佛山滴滴车主俱乐部时,发现门店上这几个字还在,但一位网约车销售人员说,滴滴车主俱乐部去年就搬到广州了。

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顺风车司机表示,乘客预约顺风车时,会写明有几人上车,而个别乘客,写的1人乘坐,可到接到该乘客时,发现她还带着2个孩子,该司机表示人数不符,最后还是将乘客带到目的地,结果收到一个差评,被平台扣分,影响后来接单。“在这种情况下,司机的利益和乘客安全都无法保证”。

采写/摄影:南都记者 刘军艳

本文为南方都市报见报内容,版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。欢迎转发分享给朋友。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。如需获得转载授权,请点击